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

異界的入侵者 7

這茶不行。
穿著正裝的老紳士,伊森,啜飲了一口點的紅茶後,在心裡下了評語。
「老闆娘。」
「啊………是!」
老闆娘緊張的回應著,聲調有些膽怯。
「我想,您應該是事先泡好的吧?茶中有些許苦澀,這不是剛泡起來的紅茶該有的味道。」
伊森放下茶杯,溫和的笑著:「一般紅茶的黃金賞味期是在三到四分鐘內飲用,風味更佳,這是小小的建議。」
「是……是的。」
「您可以做個參考,另外……」
伊森從廉價的金屬椅子上站起身體,繼續說著:「可以把槍放下了嗎?次元警察的各位。」
在他與老闆娘談及紅茶的話題的時候,他的四周,早已被數十名警員團團包圍,他們有如面對未爆彈般,嚴陣以待。
「…………少說廢話了,怪物!!」
原法典的戰鬥人員,哨兵,已經將全身武裝給開啟,準星全部瞄準著眼前的老紳士。
他嚴肅,但又失控的大吼:「你……不,你們到底是什麼啊!?你身上的波長與“瓦奧萊特”那女妖怪一模一樣!」
伊森依然保持溫順的笑容,但此舉讓哨兵更為抓狂:「不只這樣………你竟然在無觸發警報的情況下入侵我們本部!?」
沒錯。
此地是配屬在次元警察本部的咖啡店,而眼前,與瓦奧萊特一樣的“妖怪”正慢條斯理的喝著紅茶,還沒被任何感應器找到!?
還是注意到他的衣裝不太對勁的老闆娘通報,才讓次元警察驚覺有人入侵。
“不理會瓦奧萊特,就不會有損害”的默認規則被這個男人破壞殆盡。
「…………哎呀哎呀,真的非常抱歉,我無意要讓各位受怕,」
伊森行了禮,恭敬的賠罪「會出現在這裡,也僅僅是想提出些茶葉的意見。」
伊森重新挺起腰桿,語句清晰的說著:「以及……因為瓦奧萊特大人對各位的損失,致上歉意。」


「那麼……首先,你自稱為伊森嗎?」
地點位於鐵灰色的室內空間,次元警察的局長,原戰鬥小隊“法典“的隊長,以及現任的“對瓦”小隊的負責人護士,他們同時坐在鐵桌的一側,並警戒的打量著他們正前方的男人。
「是的。」
伊森笑著回答,並側眼看向自己右側的位置—一大面反光玻璃。
他們四人,位於次元警察總部的特殊審問室,該空間的意圖在於應對高威脅性的跨次元罪犯。
讓人無法看到對面的大片玻璃,部屬了全副武裝的鎮壓部隊,如果伊森輕舉妄動,他們就會直接讓他變成肉醬。
而伊森所坐的鐵椅,也配置了一個指令就能鎖住他的機關同時觸發足以執行死刑的電擊。
即使這些都無法解決對手,這間房間的通風口也早準備施放催眠瓦斯好奪取他的意識。
「還真是……字面意義上“殺氣騰騰”啊。」
伊森不改和善的笑容,輕鬆的做出結論。
「我還嫌不夠,是你堅持不上手銬,我們才只配備這點程度的。」
局長憤恨的說著,他想都沒想過,會有通緝犯的相關人士會主動送上門來。
「………你說,要為瓦奧萊特的事“致歉”嗎?」
現役對瓦奧萊特的負責人,護士,被指定負責問話。
「是的。」
「你所謂的“致歉”我可以理解為不單純是要口頭道歉對吧?」
如果只是要道歉,那刻意刺激對方的舉動就顯的太過粗暴,護士推測對方有特別的用意。
「失禮了……據我所知,各位被瓦奧萊特大人弄的非常狼狽對吧?」
「剛剛也是這樣稱呼……“瓦奧萊特大人”…你是她的僕役?」
「並不是……我只能這麼表示,最早妳所問的問題“致歉”的方法,」
伊森微微睜開眼睛:「就是由我提供你們想知道的資訊………關於我們是誰,以及我們的目的。」

「我們該怎麼辦?」
對伊森要求“給他們時間討論”後,三人離開審問室,逗留在走廊上。
「我不覺得他在糊弄我們,他可能真的想提供訊息,我們應該………」
「如果妳接下來要說“接受他的提案”的話,那我可要質疑妳的對應能力了,護士小姐。」
而護士說到一半,就被局長的冷言冷語給打斷了,她憤怒的瞪了他一眼。
「妳們“對瓦”已經讓我失望無數次了,現在還想被動的讓事態發展嗎?我看妳們不只屁股被打壞了,腦子也快不行了吧。」
局長繼續說著:「他現在就在我們掌控下!問話後,啟動鎮壓機能幹掉他,然後把他的屍體拿來研究有效殺傷這類妖怪的新武器!!這有問題嗎!?」
「容我發表意見,長官。」
但“法典”原隊長,硬是打斷了局長的臺詞:「恐怕我得認同護士的提案。」
「你說……什麼!?」
「我們法典曾經與他們這種存在戰鬥過,就我的意見是……他們無法殺死。」
「……………」
「瓦奧萊特,她是個徹底的怪物,她能在被電流電死後若無其事復活;能操控重力,甚至憑空扭碎機械;光靠肉搏能力就能壓制巨龍……更別說她還能無限制的增值本體。」
隊長嘆了口氣:「雖然很沒出息……但如過這位伊森實力與瓦奧萊特同等,那集合全部戰力與資源都沒有勝算,局長,難道你要冒著全軍覆沒的危險,去刺激這個妖怪嗎?」

伊森優雅的坐著。
三名大人物大概還在考慮他的說詞的可信度,但說實話,伊森並不在乎。
司掌“文化”的伊森,他負責的,一向是非戰鬥領域的項目,但並不表示他會排除戰鬥的選項。
如果次元警察無謀向他施暴,那即使遺憾,他也只能打消對談的可能,直接武力消滅這個組織了。
思考到這裡,門再度打開了。
「我們接受你的提案。」
隊長對他喊道。
看來他們是聰明人,伊森淡淡笑著。
「首先,我們想知道的是,你們究竟是什麼?」
重新回到座位上的護士,筆直刺進核心。
「………關於這個,恐怕要從我們的上司說起。」
伊森面不改色,雙手合攏著一面回應。
他剛剛說了“上司”了嗎?
隊長焦慮的皺眉了,也就是說還有比瓦奧萊特更大尾的妖孽嗎?
「說到這個……你們對於“出賣靈魂”這個詞彙有什麼感覺呢?」
伊森突然將話題給打偏了。
「……什麼?」
「你們總有聽過吧?為了物質或知識,允諾死後將靈魂賣給惡魔的故事。」
「這是某種宗教的話題嗎,這是虛構的吧?」
「不………這些故事,全是真的。」
伊森從手中變出了一個茶壺,並輕輕在桌面滑動,符合在場人數的茶杯出現在桌上。
「在我們之上,實力遠比瓦奧萊特大人還強大的那位………他就是一個,愚蠢出賣靈魂的人類。」
伊森淡然的說著,並將三個茶杯滿上,分別遞給三人。
「等等,我不明白………這話題太跳躍了,」
局長無視眼前的熱茶,一臉煩躁的抹臉:「我們是為了聽到關於你這類超生物的情報,你卻開始跟我扯些神或惡魔的?」
「局長大人,雖然你們這類高科技民族可能難以相信……但神或魔都是“曾經”存在的,」
伊森啜飲了自己杯裡的茶水:「但與神話不同的是,他們幾乎沒有不同,雖然長相不同,但他們都在做一樣的事……他們誘惑人類,以此得到人類的靈魂奴役。」
「等等,伊森先生,」
護士打斷了伊森的解說:「您剛剛說的是“曾經”存在,而不是現在存在?」
伊森微微張開眼睛,冒出帶有深意的微笑:「正是。」

「我們的上司……請讓我尊稱他為“主人”,他過去層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伊森張開右手,手上開始冒出光粉,而粉末逐漸構築出一個類似成年男性的人形。
「他沒有特殊的背景,一般的家庭,一般的收入………但不一般的是他過人的慾望。」
「他深受自己慾望所苦,但即便他再怎麼努力,在他的國家,資源與權利都是世襲的,普通出生的他終究無能為力,」
此時,光粉再度構築出了新的人影,但這個人影更大的多,還長有天使的翅膀。
「此時,一名自稱是神的存在出現在他的面前“想要可以滿足慾望的力量嗎?”早已被過盛慾望折磨的身心俱疲的主人,對他而言,這是求之不得的機會,」
男子的人影,與巨大天使握起手。
「主人接受了這可疑的交易,即使他早知道這是個陷阱了。」
「得到天使賜予自己的異能後,男子逐漸得到了他渴望的一切,他成為了世界首富;娶到了深愛他的美麗妻子;並生了可愛的雙胞胎,每個都乖巧懂事,」
天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個女性,與兩個嬌小的小孩人型。
四個人影都笑的相當開心,有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
「並且,他成為了改革國家的男人,獲取了不亞於國父的偉業;他打擊犯罪,並擊退意圖侵略故鄉的敵國,他的一生,是在舉國哀悼的莊嚴氣氛下結束的。」
轉眼間,男子老了,陷入深沉的熟睡,他的棺材被推進火化爐中,四周都是難過落淚的人們。
但轉眼間,氣氛一轉,金色的砂子轉為黑色,有如地獄之火般的舞動。
「主人的故事,這個時候才正要開始……那名神前來討債了,他將主人給拉入了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的鬥技場。」
一隻巨手將男子給抓了起來,並丟在了一個圓形的競技場當中。
砂爍的範圍一口氣變的巨大,無數巨大的人影出現在男子四周。
「出賣靈魂的人類會有什麼下場……也很單純,會變成神明打發時間的娛樂,被丟進勁祭場當中擔任奴隸角鬥士,主人成為了那個神明的奴隸。」
男子被套上了項圈,並在身上烙上了該神明的烙印。
「永無止境的與各種神明底下的奴隸戰鬥,這就是出賣靈魂的下場………這些靈魂們不是要廝殺到支離破碎,就是不斷的戰鬥折磨精神,最後崩潰;但即使崩潰,那些神明也不會放過他們,他們一個命令下這些奴隸就會完全回復,永無死亡來逃脫的機會。」
男子開始與各種對手廝殺,並且不斷的受傷,不斷的遭到斬首與切碎,數之不盡的戰敗接二連三。
「主人在那裏見到了無數的神明,那些神明們都是神話中曾出現的……他看過佛陀與耶穌友好的對賭,也看過撒旦與海拉交談甚歡,更是看過奧汀暴怒處決輸掉的無能奴隸。」
「在這接二連三的戰鬥當中………主人逐漸掌握了被賦予的力量,他開始勝利,開始擊潰奴隸們,開始打敗冠軍候補們………在歷時25446年又5個月16天之後,他拿下了淘汰賽的總冠軍,奪得了滿堂喝采,被尊稱為歷代最強的角鬥士,也讓收他為奴隸的神明相當滿意,給了他相當多的獎勵。」
伊森再度給其他三人滿上茶。
帶上王冠的男子,身旁再度出現了天使,那個天使看起來相當開心,並在男子身旁變出了眾多食物與美女。
但與此同時,男子卻絲毫沒有笑出來。
「但是,這些神明們並沒有意會到,主人的真面目……他那永遠無法滿足的慾望,在看到了這些明顯強於他不少的超生命體的存在,主人會怎麼做呢?」
「難道說……!?」
「沒錯。」
看到隊長已經猜到了後續,伊森滿意的微笑起來。
「主人新的慾望,就是要成為超越這些奴役他的神明的存在……他花了數萬年的時間裝做順從,並討好專屬神明;趁機架空防止奴隸反抗的項圈功能……最後,趁著神明與他開心共飲的同時,將神明的心臟給一把刺穿。」
男子的手轉化為長矛,把喝得爛醉如泥的神祇給一槍刺死,拔出了圓形的核心。
那核心閃閃發光,即便不用說明也能理解,那就是神的核心來源。
男子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將核心給吃下了肚。
男子的身體開始產生滔天變化,他的背後長出了無數翅膀,身體也逐漸擴大,頭上也長出了有如鹿角的物件。
「史上第一次的噬神震撼了整個神界,神明們無一不人人自危,同時,他們也派出自己的奴隸並肩而戰,要消滅掉足以殺神的可怕奴隸。」
無數的神祇開始朝著男子進軍,但早已在鬥技場上身經百戰的男子輕而易舉的閃開了攻擊,同時用同樣的方法刺穿了其他三四位神祇,吃下核心。
每次吃下核心,他的外型都會產生巨大變化,時而長出觸手,時而張開巨大的蝙蝠翅膀,又或是增加異形般的巨臂。
那些神明們幾乎無力反抗,他逐漸變成了可怕駭人的吃神怪獸。
那怪獸漸漸的讓神明們無力招架,號稱投擲出去就可以打碎任何敵人的神槌,能收服無敵戰猿的巨手,與駕馭大天使的神明,他們的武器逐漸失去作用,逐一成為怪物的餌食。
「但是,諸神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雖然怪物越來越壯大,但熟知他的可怕的諸神,卻開始從各自迎戰轉為團結合作,同時也不斷從人類之間捕捉奴隸,製造無止境的超能士兵。
在無數的敵人圍攻下,即便效果微弱,但怪物的戰鬥力確實的開始削弱了。
「意識到單打獨鬥無法存活後,主人也下了決心,創造屬於他自己的戰士。」
怪物的雙手合十,再度張開後,五個類似雞蛋的橢圓形物體漂浮在空中。
「他犧牲了好不容易搶來的十五個核心,製作了共五個戰士……」
「………戰士是你們嗎?」
因為眼前的故事瞪大眼睛的局長,喃喃自語。
伊森笑了笑,繼續這個故事。
「沒錯,我們“CAP MAN”就是如此誕生的。」
蛋殼碎裂,五名類似人類的身影跳出蛋殼,徑直撲向違抗他們主人的愚蠢之徒。

看起來年邁身影的老紳士,拔出決鬥手槍,依序射擊眼前的諸神,把敵人如玻璃般打碎。

揮舞可愛魔法杖的少女,依序製造出可愛的巨獸,將可憐的奴隸吃乾抹盡,她也從魔杖中發出粉紅光芒,把來襲的巨大惡魔轟成肉醬。

將雙手化為獸爪的少年,往空無一物的空間揮舞,遠處的神衹就如紙張般撕開,運氣好閃過他那空氣爪擊的神明,卻躲不過少年背後進行掃射的獄卒集團。

最快孵化,也最快跳進戰場的年輕男子,在他迅猛如暴風的拳腳下,不論是諸神還是奴隸,無一不被打成粉末或血水,恐怕他們連掙扎的時間都沒有就死亡了。

而最後一個身影,次元警察再熟悉不過了。
「那是………瓦奧萊特嗎!?」
那名令人畏懼的白色女人,帶著嗜虐的笑容,將無數諸神封印進水晶棺當中,接著,增值到百人以上的她開始施放雷射砲擊,將所有水晶棺給破壞殆盡,神祇們如同脆弱的玻璃製品般,碎成了無數塊碎片。
沒幾下功夫,戰場就再也沒有能動的敵人了。
這些過盛的暴力,把原本是統治一切平行宇宙的超生物給滅絕。
只留下,更加可怕的六個生物。
怪物將自己那異形的姿態扭轉,逐漸將自己變回人形,並在這個宇宙空間中,製造了一尊用大理石雕刻的莊嚴王座,順理成章的坐了下來。
無數的諸神死絕,存活下來的,是人類外形的恐怖怪物。
五名CAP MAN在那怪物前跪下,恭敬的將自己狩獵的那無數核心,獻給怪物……不,是他們的“主人”。

「以上,就是我們誕生,與我們主人的由來了。」
語畢,伊森再次合掌。
沙鑠組成的劇場,如煙幕般散去了。
「還有想知道的嗎?」
伊森問著,而他眼前,三名高官僵在原地。
局長雙眼無神,望著虛空。
隊長焦慮的咬起指甲,消化著剛剛的資訊。
而護士發抖著,眼中帶著恐懼。
如果把這些故事當作是笑話看待,可能能一笑置之。
但伊森那沙碩的劇場,充滿的震撼感卻衝擊著他們的思緒,讓他們不得不信。
「你……你們這樣的傢伙,總共五個人,吃下了全部神明的怪物是你們的造物主?」
「如您所言。」
「那個……你們的“主人”力量到底到什麼程度了?」
「本人從未見過主人發揮全力,但可以斷言……摧毀一兩個銀河對他而言恐怕連動根手指都不需要。」
護士與隊長,依序問了至關重要的問題,但答案令他們絕望。
伊森所言屬實,那僅憑他們,根本無力對抗主人與其他CAP MAN
「………所以說,我們完全無力對抗,是這個意思吧?」
臉色鐵青,眼神依舊無光的局長,顫抖著看著伊森:「如果再反抗的話,能轉眼間消滅我們………你是來進行這樣的恐嚇嗎?」
「不。」
但,伊森一派輕鬆的否定了局長的問題。
「主人雖然殘暴,無聊,任性,並且幼稚還很善變,」
「真是不留餘地的批評啊……主人難道不會生氣嗎?」
聽著伊森這樣批判超越眾神的存在,隊長嚇的冒出冷汗。
「但他基本上不會隨意破壞掉其他宇宙,至少目前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暴行。」
伊森揮動手,三人已經空掉的茶杯再度滿上了茶。
「他成為了那樣的存在後,只對兩件事感興趣,第一件事,就是滿足自己的慾望,所以他委派我們跨各大世界去尋找符合他目標的人選,綁架對方,或者是做為比賽的參賽選手……雖然只有瓦奧萊特大人不怎麼聽話就事了。」
「第二件事,就是“樂園”的建造。」
「樂園?」
聽到了新的名詞,讓護士緊張起來。
「也沒有什麼,那是主人自己建造的全新宇宙……你們理解為神明的別墅吧。」
伊森再度張開手掌,此時他手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銀河系。
「那是主人用來享樂,而特別製造的宇宙,只有少數人會被他選上,送進這裡,你們如此理解就行了。」
伊森再度握起手掌,小小的銀河再度消失。
「那麼,本人也該告辭了。」
伊森重新的戴起了帽子,從座椅上站了起來,開始整理自己的服裝。
「等等,伊森先生!」
見到他打算要離開,隊長連忙站了起來,大聲喊住他。
「我看您是可以溝通的對象,告訴我!真的覺得這樣可以嗎?」
「…………」
「我不知道宇宙,神明,惡魔之類的,也清楚明白次元警察無力對抗你們,但您真的覺得,這種過盛的力量應該讓一個人獨占嗎!?還是被一個連您自己都認定為幼稚的男人!?即便他是創造你們的人,該如何做也該由您自己決定吧!」
如同連珠炮般的喊話,這之間,伊森只是默默的看著他。
「非常棒的觀點,隊長,」
伊森面帶笑容,身體逐漸如沙子般的飄散在空氣當中。
「本人會思考您的想法的……祝各位順心如意。」
沙鑠散去,伊森從密閉的空中消散,就宛如他從來沒來到過一般。



《情況如何,伊森?》
「是的,已經將情報都交給次元警察的諸位了,會如何發展,就看他們的意見了。」
442783世界的露天咖啡廳座位上,伊森手心貼著耳朵,回應著對他發出心電感應的主人。
《辛苦你了。》
「主人,能斗膽問個問題嗎?」
《什麼?》
「有需要特意將情報告訴敵人嗎?」
伊森丟出了理所當然的問題。
沒錯,這次的致歉舉動,完全是在主人的命令下進行的,伊森本人對於次元警察並不怎麼重視。
《一時興起罷了……你知道,我最討厭的劇情是什麼嗎?》
"只有單方面表演,毫無互動的虐殺"?
《沒錯,僅僅是我們單方面的贏,可沒有什麼意思。》
說完,心電感應自顧自的斷開了。
伊森將手給放了下來,再次啜飲了他點的拿鐵。
「………真棒的香味。」
他有些陶醉的閉上了雙眼,但,黑暗中,那個男人的話語再度響起。
“真的覺得這樣可以嗎!?”
那個男人認真拼命的眼神,給伊森留下了相當大的印象。
「……傑斯提大人,他又會打算怎麼做呢?」



「就是這裡嗎?」
在伊森的入侵後,導致現在警備陷入巨大混亂的次元警察總部。
一名戴著獵鹿帽的少年出現在總部的上方。
「走著瞧吧,怪物……我會找到能擊敗你,與我一同奮戰的戰友的!」.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異界的入侵者 5

瓦奧萊特不太會濫殺無辜
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寫復仇鬼或次元警察拼死追捕她會導致劇情氣氛跑掉

我終究還是只想寫她的打人之旅.....